首页 >> 黨群建設 >>廉政窗 >> 廉政窗(第十一期)
详细内容

廉政窗(第十一期)

甘肅省紀委監委通報3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

1.臨洮縣新華書店違規設立“小金庫”及購買白酒用于日常接待問題。2018年7月12日,臨洮縣新華書店經理兼黨支部書記張平、黨支部副書記尹文筆、副經理張明集體決定,從單位違規設立的“小金庫”支出11940元,違規購買5箱30瓶白酒用于日常接待。由于還存在其他違紀問題,2018年9月30日,張平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處分,尹文筆、張明分別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2.通渭縣襄南學校校長馬騰違規為其子操辦“百歲宴”、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問題。2017年9月10日,馬騰在未向組織報備的情況下,為其子舉辦“百歲宴”,違規收受41名單位同事禮金4100元。2017年5月至2018年7月,馬騰將30平米的辦公室裝修為套間,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2018年9月8日,馬騰受到黨內警告處分,違規收受同事禮金已退還,超標準辦公用房已騰退。

3.金塔縣工業和信息化局原副局長杜生俊變相公款旅游問題。2017年5月,杜生俊帶隊參加在浙江烏鎮召開的有關會議時,安排工作人員將其妻作為參會代表上報會議組織方。會議結束后,杜生俊沒有按審批路線返回,于5月11日攜妻繞道杭州游玩一天,違規報銷游玩期間產生的住宿費、伙食及交通補助共438元。2018年10月16日,杜生俊受到黨內警告處分,違規報銷的費用已收繳。

實處發力 拿出過硬措施糾正“四風”

研究制定《河南省公務活動全面禁酒的規定》、中國通用技術集團公司3581人提交了《個人持有高爾夫會員卡情況自查表》……梳理十九屆中央第一輪巡視的30個地方、單位黨組織公布的巡視整改進展情況,可以發現不少有關作風建設的硬招、實招。

總體上看,被巡視黨組織都能強化政治擔當,認真履行巡視整改主體責任,持續糾治“四風”,重點關注“四風”問題的新動向新表現,堅決防止反彈回潮。

立行立改,嚴肅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

以中央巡視組指出的作風方面具體問題為突破口和切入點,加大查處力度,推動黨員干部改進作風,是被巡視黨組織的普遍做法。

“給予陳樂森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處分,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按程序撤銷其福州市政協委員、閩侯縣政協委員資格。”福州市對閩侯縣政協原主席陳樂森等12名在中央巡視期間仍違規在私密場所接受宴請的公職人員作出嚴肅處理。

“給予2名省分公司相關領導人員留黨察看一年、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召開郵政系統領導干部警示教育電視電話會議,用‘身邊案’教育‘身邊人’。”對巡視中發現的大辦婚喪喜慶等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中國郵政集團公司立行立改,嚴肅處理相關領導干部。

巡視整改中,被巡視黨組織認真做好中央巡視組移交問題線索和信訪舉報件的處置,嚴肅查處了一批不收斂不收手、群眾反映強烈的“四風”問題。

中央第七巡視組指出江蘇一些單位清理辦公用房超標不到位、濫發津補貼或福利等問題后,江蘇省委督促常州、鹽城、連云港等地圍繞巡視發現的有關問題及時整改到位,從嚴追責問責,共查處58人,其中紀律處分27人。海關總署組織全面清退以稿費名義領取職務作品報酬和推銷圖書勞務費,清退相關作品報酬費用255.69萬元,清退推銷圖書勞務費費用245.42萬元。中國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組織專項核查組,對中央第十巡視組移交涉嫌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線索進行逐一排查,并全部開展初步核實,目前已立案6起,給予黨紀政務處分9人,其中黨組管理干部2人。

專項整治,集中解決突出問題

巡視是政治巡視,能不能按照黨中央要求抓好巡視整改落實,反映的是被巡視黨組織的“四個意識”牢不牢。被巡視黨組織主動對照中央巡視組反饋的問題,積極查找自身存在的薄弱問題,綜合運用隨機抽查、交叉互查等方式,開展專項整治。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明目張膽與隱形變異并存。”中央第一巡視組對河南省委的反饋意見,可謂一針見血、不留情面。河南省委痛定思痛,以巡視整改為契機,開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專項整治。開展專項整治以來,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及實施細則精神問題294起,處理401人,其中黨紀政務處分334人。

“長沙市工傷保險管理服務局局長陳貴平等6人接受某公司人力資源中心以拜節名義贈送的消費卡,受到嚴肅處理,違紀資金均被責令上繳廉政賬戶。”這是湖南省開展違規收送紅包禮金專項整治的一個縮影。

針對中央巡視組反饋有的領導新舊交接時公款聚餐等問題,湖南在全省重點治理違規公款吃喝、違規配備使用辦公用房、違規收送紅包禮金三個方面突出問題。此外,針對違規吃喝向居民小區轉移的新動向,在全省開展“私房菜”“一桌餐”等無證無照經營問題專項治理,共檢查經營者1.77萬戶,責令停止經營1112戶,責令停止提供經營場所526個,取締違法經營者303戶。

山東進一步嚴格因公出國管理,開展治理公款出國旅游、因公出訪團組、外事審批單位履職情況三個專項檢查。巡視以來,共叫停和取消相關團組69批,對487批團組進行了調整和壓減。中國通用技術集團公司對違規打高爾夫球問題組織開展核查,集團全系統各級領導人員共計3581人提交了《個人持有高爾夫會員卡情況自查表》,根據核查結果,嚴肅查處相關人員違紀打高爾夫球問題,分別給予3人紀律處分,1人進行誡勉談話。

山西、福建等地針對“四風”問題日趨隱蔽、“錯峰”違紀等新情況,推廣運用新技術新手段,發揮公安、稅務等監控平臺作用,堅決查處“不吃公款吃老板”、在社區“一桌餐”或內部食堂違規吃喝等隱形變異問題。

建章立制,推進整治“四風”常態化長效化

糾正“四風”、改進作風,制度建設必須貫穿始終。被巡視黨組織不僅對巡視組反饋的具體問題逐條整改,做到件件有著落、事事有回音,而且強化成果運用,把整改和深化標本兼治有機結合起來,推進作風建設規范化、常態化、長效化。

河南研究制定《河南省公務活動全面禁酒的規定》,制定出臺《省直單位醫療保健對象醫藥費管理辦法》《關于將濫發獎金、公款報銷額外醫藥費等問題納入審計監督范圍的通知》等,努力從源頭上解決“四風”問題。

國家體育總局、中國郵政集團公司等單位及時完善本單位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制度措施,如修訂《國家體育總局黨組關于進一步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實施辦法》《中國郵政集團公司總部差旅費管理辦法》等。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進一步明確了業務招待的主體責任和管理責任,對集團總部業務招待費實行總額控制,專項行政費用嚴控預算外支出。此外,重新制定了“業務招待費審批報銷單”表單,在報銷系統中單獨開發業務招待費審批報銷模塊,增加系統管控功能,對招待清單信息不完整、超標準招待、超人數接待、超預算接待等情況,由系統控制不予報銷。

制度的生命在于執行,在加強制度建設的同時,制度執行這一手也必須抓牢。

新華社重申2016年印發的《關于嚴禁在采編、經營活動中收受“車馬費”“誤餐費”等小紅包的通知》,要求嚴肅查處有關違紀人員,加強警示教育,作風建設被納入各單位年度考核,對糾正“四風”不力的予以考核減分。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各級公司總會計師和財務負責人簽署了承諾書,承諾嚴格執行《關于做好集團內部巡視發現財務問題整改工作的通知》等文件要求,嚴格履行財務把關責任,確保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在集團得到嚴格落實。

全面深入整改是一個長期過程,2個月的集中整改取得的成效只是階段性成效。尤其是“四風”問題具有頑固性和反復性,抓一抓有好轉,松一松就反彈,如果前緊后松、虎頭蛇尾,不良作風可能卷土重來,已經解決的問題也可能反彈。被巡視黨組織必須以永遠在路上的恒心和韌勁扎實做好巡視整改“后半篇文章”,持續推動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落地生根,使之化風成俗、成為習慣。

清廉父子

“家風”又稱門風,是一個家族世代遵循的道德準則,具有強大的感染力量。每一個個體成長的精神足跡,都離不開家風打下的精神烙印。歷史上有這樣一對父子,他們以廉慎著稱,為后人留下了一段段佳話。

東漢末年至西晉初年,政治軍事斗爭激烈,亂世中人心叵測,曹魏大臣胡質卻“沉實內察”,甚得時人贊譽。他的兒子胡威受父親胡質的影響,少年時就立志繼承和發揚其父的廉潔美德。有一年,胡威從洛陽前往荊州看望為官的父親,因家中貧困,連車馬也備不起,更別提有僮仆隨從,胡威有意磨礪意志,便只身騎驢趕路,每到一個客棧,胡威自己放驢喂草、取柴做飯,一路上吃了很多苦,走了很久才到荊州。

到荊州拜見父親后,他也不給在荊州做刺史的父親添麻煩,只是一人在驛站中停留了十余天,然后便向父親告辭。胡質對陪伴兒子較少頗感內疚,也為兒子懂事而感到欣慰,他拿出一匹絹帛送給兒子,想表示一下做父親的心意。沒想到,胡威不但沒領情,反而先想到的是這匹絹帛的來歷,問父親道:“父親向來為人清高,世人也都說您清廉,不知您是從何處得到此物的?”胡質一愣,爾后笑著解釋道:“為父雖然官居刺史,但不貪不占,只領取自己的俸祿,這匹絹帛便是我一點點節余下來的,用來給你在路上當作盤纏啊。”胡威這才接受了絹帛。

在回洛陽的路上,胡威遇到了一個人,他強與胡威為伴,在路上處處照顧,甚至有諂媚之舉。胡威心生疑惑,于是引他說話,才得知實情。原來,這人是胡質帳下的都督,他故意提前請假還家,置買了所需物品,在百里外等候,目的就是為了與刺史之子胡威搞好關系,進而可以巴結自己的上司胡質。胡威既知他是父親的下屬,便立即與他分道而行,并將父親給自己的絹帛贈與那都督,絕不欠半分人情。后來,胡威在信中將此事告訴了父親,胡質對這種不良風氣很是惱怒,責打了那名投機的都督,還除去了他的吏名。

胡威后來任徐州刺史,他勤于政務,風化大行。有一次,他入朝覲見,晉武帝問了胡威與他父親的往事,對他父親的律己作風甚為欽佩,又問胡威:“你現在也官聲甚好,但與你父親相比,誰更清廉呢?”胡威回答道:“我不如父親。”晉武帝問:“那你父親哪些地方勝于你?”胡威誠懇道:“我父親的清廉行為惟恐他人知曉,而我的清廉行為惟恐他人不知曉,因此,我的修為還遠不及父親啊。”晉武帝認為胡威的回答直率而又婉轉,謙和而又恭順。

胡質去世的時候,家中沒有剩余的財物,僅有一些衣物、書籍而已。胡威一生為官忠廉,曾直諫晉武帝要吏治從嚴、不搞特殊,后因功封侯。胡威的弟弟和兒子也很有品德才干,都成為了國之棟梁。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8选7开奖结果今天